小学教育目标是否应超越现实


 发布时间:2021-01-19 04:11:55

一旦面临专业选择,便犹豫不决,有的甚至在步入社会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更适合其他职业。理想与现实的反差,表面上是个人选择的失误,实际上源自职业规划教育的缺失。现实中,不但鲜有中小学进行职业规划方面的指导,即使到了高考填报志愿阶段,很多老师、家长、学生对目前的职业现状与未来的职业规划也

我的口腔、呼吸道、肠胃、皮肤……没有一处健康。我只知道自己就像沙漠中的枯草,连哭都不会哭了。有一天,我挣扎着爬起来去上一门叫做《古典音乐概论》的课。当维瓦尔第《四季-春》的快板笼罩了偌大的阶梯教室,我感到头皮发麻,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后来,在德沃夏克《自新大陆-第四乐章》的宏大喜悦中,我无法控制地泪流满面。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慢慢地恢复了对情绪的知觉。我确立了自己恢复的方向:用感性和直觉拥抱生活。这是一条非常漫长的路,大概经历了十年的时间。

我们经常说,风向不能改变,我们就调整风帆;事物不能改变,我们就调整态度。态度决定了状态,状态决定了行动,行动决定了结果。心理行为的逻辑就是如此。愿所有考生能够面对自己的现实,积极正向地应对挑战。相关链接 心理调节小贴士1、和你的同学交流交流,尤其是那些同样高考成绩不太如意的同学,你们会有很多共同的感受,分享痛苦,痛苦会减少。2、趁现在的空闲,逛逛世博会,或者做个短途旅游,释放一下长期的紧张情绪。3、做些自己喜欢的体育运动,让身体内的能量流动起来,精神也会振奋些。4、娱乐活动也是个很好的选择。约请几个同伴,看看电影,听听音乐,吼吼歌曲,舒展身心,也释放情绪。5、写博客或写日记,与人分享想法、感受,也给自己一些勉励和正向的激发。6、协助父母做些家务,用行动表达对家人的感恩,也能有助自身内心的平衡。张海燕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如此看来,这次删繁就简或只是一个拖延时间的小小战术——就算公示不删繁就简,高考加分的水依然很深很浑。任何加分从本质上说,都是一种特权行为。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现行条件下最大限度确保加分全程符合程序正义。全程监督非常重要,而现实中,这个过程显然并没有理想中的透明和公开。此前的过程一直没有充分的博弈,一切都已水到渠成后,最后的公示一般很难改变实质性结果,公示一般只是走走过场而已。这次公示之所以引起舆论关切,只是因为这局牌十分偶然出现了一个删繁就简的新玩法,被公众揪住不放。当公众无力参与前面的加分申请和审核时,至少要在最后的公示阶段显示出民意对公正的渴求。哪怕影响微乎其微,但这样的坚持仍然值得尊重和肯定。只是,这种坚持其实已是一种后置的博弈,当前面的过程无法保证绝对公正时,就算不删繁就简,我们能说这个公示结果就是公平正义的吗?摘编自《燕赵都市报》6月22日 文/李晓亮。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每个孩子在童年时代,经常被问及未来志向。孩子们的回答可能五花八门,老师、医生、科学家……不过,长大后真正面对专业与职业时,却不知如何抉择。近日,就有网友针对高考考生填报志愿发出“千万别报××专业”的忠告,总结了诸多自认为是“坑爹”的专业。在现实工作中,也有很多人表示,非常后悔当初专业没有选好。童年的志向为何没有变成幸福的现实选择?这一方面在于权衡因素的增加——不仅仅考虑兴趣爱好,还有社会认可度、薪水高低、发展前途等等;另一方面在于对专业与职业领域知之甚少,定位不清,不少人还停留在儿时的感性幻想中。

在又一个炎热夏季开始的时候,高考发榜了。每年此时,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说来也自然,从走出幼儿园开始孩童的学生生涯,到如今参加选拔性的高考,足足有十二年的岁月。期待漫长的耕耘有丰硕的回报,人同此心。但毕竟教育资源有限,优质的教育资源更有限,不可能所有人都如愿已偿。于是引出高考后心理调适这一话题。查到高考成绩后,考生及其父母家人大概可以分成这样几种类型:喜出望外型这是指超常发挥,获得高出自己估计分数的学生,这样的情形除了需要心脏的坚强,一般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别人家的孩子”,源于应试教育的指挥棒每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北京市东城区一所重点中学的德育高老师跟记者说,每一年新生都要进行心理问卷调查,其中,孩子们最讨厌的家长行为,就是总用“别人家的谁谁”跟自己比较。去年以来,教育部和各地教委连续重拳推出中小学生减负令,多次强调素质教育、快乐教育的重要性。“说到减负,我们不是不懂,是不敢啊。总不能让孩子享受快乐的童年,而落个凄惨未来吧?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僧多粥少的现实语境下,一些家长对于教育公平深感焦虑,为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拔高”身份委实无奈。教育一直是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渠道,家长们盼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优质教育,一路领先,到最终改变自己的命运,乃至一个家庭的命运。时常看到,为让孩子接受优质教育,很多家长不遗余力,不惜一切,此语境下,给孩子贴“身份标签”并不稀奇。家长们对优质幼儿园趋之若鹜,还与近年来一些地方虐童事件有关。幼儿园老师应该是一个高素质群体,而实际上,在很多地方成为幼儿园老师的门槛极低,遵循的是“先上岗,再考证”的潜规则,去年发生的浙江温岭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即是典型案例。

还有个时髦点的词,专门描述这类人,叫“彼得·潘综合征”,说的就是那些从二十好几到四十挂零的人,喜欢装嫩,拒绝长大,渴望回归到孩子的世界。彼得·潘是著名的童话人物,在西方家喻户晓。他生活在梦幻般的“永无乡”里,永远也不想长大。一个多世纪以来,彼得·潘的故事被多次搬上银幕。在医生看来,小杨是“现实版的彼得·潘。”美国精神病学家埃里克·伯恩第一次提出“心理成熟有困难群体”的概念。后来,美国心理学家丹·基利也撰文描述了这一群体:“这类人渴望永远扮演孩子的角色而不愿成为父母。

介诚 缘主 东煦

上一篇: 视觉障碍儿童的教育措施优秀论文

下一篇: 大学校园又见毁书!已经成为大学风尚?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2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