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奥令失灵 媒体质疑有关部门为何一次次失信于民


 发布时间:2021-01-20 04:58:21

在优质初中增加“指标到校生”,虽是当前初中教育资源不均衡现实情境下的一个选择,但这一举措在事实上认可了优质初中的存在,让素质高的优秀毕业生能读优质初中,不但不能促进义务教育深层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由生源档次不同带来的校际之间新的不公平。从根本上说,要解决义务教育存在的问题,必

为了在未来拥有一条光明大道,学生们不惜矮化自己、鞭笞自己,逼迫自己“往死里学”,成为一种悲壮得近乎残酷的励志。“滚去学习”的潜台词,是通过高考“飞上枝头变凤凰”,与社会底层拉开距离。换言之,“滚去学习”的动力是追求更加富足的物质生活,而不是追求更为丰盈的精神世界。过于关注物质生活和知识学习,却忽视了精神世界的发育与建设,是对励志的片面化解读。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认为,“教育只是生活的过程,而不是将来生活的预备”。

“我们在社交网络上关注正在发生的事和正在发声的人,到了现实的生活里,这也是朋友之间的话题,一旦网络上的热点都聊过了,就会陷入无声的尴尬。”姜子曦谈到这种尴尬时说,“大家齐刷刷向手机和平板电脑求助,于是,你刷你的微博,我看我的人人。”也许正因为如此,网络上的热点从来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难以持久。玩了一段时间“小黄鸡”之后,姜子曦觉得“不过如此”,便“不再理会,到网上寻找新的好玩的东西去了。” 实习生 姚宇 本报记者 樊未晨。

“跑腿族”一员“天蓝蓝”说:“除非不存在贫富差距,要不然穷人总得想办法过日子。我们用自己的劳动力赚钱,没有丢人,也不关乎教育制度的事情,是我们生存和生活的需要。”“贫二代”与“富二代”的并存就是最大的现实,人总要面对现实,在现实面前不是屈服就是争取改变现实。“跑腿族”的出现原本带着无奈和对贫富差距的反抗,最后虽然屈服于贫富差距,但是,它同时也是一种改变。大学校园虽然是教育的地方,但是它同样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大学生不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而是尽早与社会接轨并不是坏事。

最困难的,也是最基本的,就是恢复对自己和生活的观察。大家都活在现实里:有的三五成群,享受爱情和友情。有的步步为营,取得漂亮的学分,争取各种荣誉,准备保研或是出国。有的废寝忘食地学习第二学位,准备离开中文系这个并不好找工作的专业。有些家境并不宽裕的同学,也早早地开始打工挣钱养活自己。而我,仍旧浑浑噩噩地站在人来人往的现实的路口,却无法迈动一步。我几乎没好好上过课,也没干过什么挣钱的活儿。我经常钱不够花,有时候吃完午饭发现晚饭的钱不够了,所有的大小集体活动我统统不参加,因为要交钱。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我们当前的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不仅低于国际平均水平,也低于我们自己设定的预期目标。巩固九年义务教育,推进义务教育的公平是我们必须补上的民生欠账,但这并不意味着,义务教育的改革就只能停留在查漏补缺而止步不前,不向更高的目标进发,不去回应社会发展带来的现实需求,无视基础教育年限延长的世界性趋势。一个国家的国民应该接受多少年的义务教育才是合理的?这或许是教育自身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

小蒙总 纲手 接枝

上一篇: 社区服刑人员教育考试试题

下一篇: 女性服刑人员思想教育研究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5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