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研究中的伦理困境


 发布时间:2021-01-19 04:08:02

因为大多数“钟摆式儿童”的父母都拥有同样的身份——农民工。对于为数高达2亿多的农民工群体来说,粗略估计他们的子女人数也高达几千万之多,而这个庞大的群体却面临着如同浮萍一样的命运。数量庞大的农民工子女也是国家未来的建设者,公民社会的主体。不排除有少数人历经困苦磨难,奋发图强改变命运

社会舆论由热望跌入失望。耐人寻味的是,在政府与学校的纠结之外,出现了学生、家长与不同意见、舆论的冲突。与香港科大教授严厉的批评意见截然相反,南科大的学生家长发表公开信旗帜鲜明地力挺改革。不久前,当面临来自政府必须参加高考的压力时,学生毅然拒考,宣称甘愿成为教育改革的“小白鼠”,立志“抛下铁文凭,捡起真本事”。改革第一线的师生用坚持改革的行动回应着社会“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虑。面对南科大的改革困境,人们从各方面进行反思,例如关于媒体过度参与的负面效应。

困境儿童需全方位保护据了解,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由31名人大代表联名签署一份议案,经大会正式认定后,已呈送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这份1952字的议案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民法通则第十六条,增加“丧失监护能力或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监护人,由民政部门代表国家承担监护职责,通过收养、亲属抚养等方式帮助未成年人重新进入家庭”。法律界人士认为,如果这一修法设想最终化为现实,则与修改前的民法通则相比可以从法理上更顺畅地救助困境儿童,可以依法尽一切可能减少因监护人不尽责而导致的儿童监护真空,为无人抚养的困境儿童建立起安全防护网。

9岁的王应燃早早学会了自己长大。生母因不堪忍受家庭困境出走时,他刚会走路。因伤重残的父亲,带着他靠低保和亲邻的接济过活。苦难生活让这个孩子过早成为“小当家”。他懂得照顾父亲,会洗衣做饭,拿手菜是“炒菜花”,家里最醒目的墙面上贴满了他的奖状。土豆,是这个正在长身体的山里娃最喜欢吃的,自从2013年年底每月多了400元的困境儿童救助金后,他才“每天都能吃饱”。玩具,是他“不喜欢、不需要的”,只是有时看到同学的小玩意儿“也想摸一摸”。

中新网北京11月16日电(记者 阚枫)“对于教育公平而言,最简单的评价就是要对那些处于最不利地位的人群提供帮助,而现在的农村教育,最容易被遗忘、被忽视的是乡镇以下的农村小规模小学。”北京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16日在北京表示。11月16日,诸多中国教育学者集聚北京理工大学,以“农村小规模学校建设与发展”为主题进行研讨交流,探讨“后撤点并校”时代中国农村教育的发展困境和破题之道。

再加上像沈童这样,虽未落榜,但在考试中发挥失常、成绩偏低的考生,高考失利者的群体远不止380万人。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高考失利者由于成绩不理想,陷入低沉、自卑、烦闷等心理困境;部分失利者在努力走出心理困境后,又陷入了对未来感到迷茫的规划困境中。有关专家呼吁,在关注成绩优秀考生的同时,社会要对高考失利大军给予更多关怀,帮助他们走出困境。高考失利者面临“两大困境”沈童是个好胜的孩子。按照平时的成绩,他原本自信地觉得考上二本没问题,但430分的成绩连三本线都没上。

从高三班主任赵鹏以自杀演绎的命运悲剧可以看见,在当下的教育机制和教育模式下,与之相关的任何人似乎都将成为这种压力的受害者。那些挂着吊瓶备考的学生,那些熬夜奋战的学子,那些为提升班级升学率呕心沥血的老师,那些为孩子升学操碎了心的父母……教育,本该不亦乐乎,却如何搞得如此承重,甚至成为全社会之痛。也许,赵鹏老师是脆弱的甚至是懦弱的,但这似乎又是一个无解的现实命题。至少对于赵鹏这种处于“金字塔”结构底端的人,很容易陷入梭罗所言的“平静的绝望”。而自杀,只是他们投向这团死水的一颗小石子。因此,由这起自杀悲剧,让人想起这些年教改呼声中频繁出现的字眼——减负。不但学生要减负,教师也要减负,家长也要减负。或者说,只有学生的负担减下来了,教师和家长乃至整个社会才能从这种让人窒息的升学压力中解脱出来。提高教师的待遇,让教师的生活更加从容;减轻教师的压力,诲人才能持久不倦。(时言平)。

“教室的课桌椅子很陈旧,有的用了十几年,修了又修,每年寒暑假都要请师傅过来修桌子和椅子。”陆海流介绍。记者发现,这里的课桌和椅子不是陈旧就是破烂,高低不齐,有的即将散架,教学的黑板也出现了斑驳。在教学楼三楼五年级一班的教室,地板是水泥铺的,出现了很多小坑。在学生的宿舍里,记者看到学生的床铺为大通铺,十几个学生挤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床铺摇摇晃晃。屋内仅有一台吊扇。“前几天有爱心人士送了两台空调,目前正在安装。”陆海流说。

记者:明天几点上?周桂腾:八点。记者:那你得几点起?解说:两兄妹哥哥周桂腾14岁,妹妹周彩荣12岁,面对记者的提问,兄妹俩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只用简单的摇头和点头来表达。两张光秃秃的床,一个水泥灶台,两副碗筷,一个破旧的橱柜,一辆破旧自行车,几乎就是两兄妹全部家当。周炳辉(广东省佛冈县石角镇黄花村村委副主任):2005年他爸爸妈妈都死掉了,都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生活,读书在学校里住宿,星期六日回家自己做饭吃,一般都是我们村委会每个月给他们大米,他没有大米,没有油,什么都是给他的。

英蕴 评文 诚迪

上一篇: 孩子希望对压岁钱拥有自主权 家长应适度引导

下一篇: 全国家庭教育大纲第四部分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