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村语文教育的困境论文


 发布时间:2021-05-12 03:10:38

(5月25日《广州日报》)近年来,呼吁“关爱”困境儿童的报道,差不多也是六一节的媒体保留选题。但年年“定时”进行“关爱”,他们的困境距离解决却仍显得遥遥无期。让儿童陷入困境,按理说是成人们的耻辱,何况如今困境儿童中占主要比例的应该是留守儿童与流动儿童,而留守也好,流动也罢,实质都

从高三班主任赵鹏以自杀演绎的命运悲剧可以看见,在当下的教育机制和教育模式下,与之相关的任何人似乎都将成为这种压力的受害者。那些挂着吊瓶备考的学生,那些熬夜奋战的学子,那些为提升班级升学率呕心沥血的老师,那些为孩子升学操碎了心的父母……教育,本该不亦乐乎,却如何搞得如此承重,甚至成为全社会之痛。也许,赵鹏老师是脆弱的甚至是懦弱的,但这似乎又是一个无解的现实命题。至少对于赵鹏这种处于“金字塔”结构底端的人,很容易陷入梭罗所言的“平静的绝望”。而自杀,只是他们投向这团死水的一颗小石子。因此,由这起自杀悲剧,让人想起这些年教改呼声中频繁出现的字眼——减负。不但学生要减负,教师也要减负,家长也要减负。或者说,只有学生的负担减下来了,教师和家长乃至整个社会才能从这种让人窒息的升学压力中解脱出来。提高教师的待遇,让教师的生活更加从容;减轻教师的压力,诲人才能持久不倦。(时言平)。

根本特点是,在信息不对称、无法预知对方选择的情况下,双方都会基于对对方的猜测而作“理性”的、并非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不正之风盛行的宏观环境,强化了这种选择。因此,无视大环境,单要求教育行业“出污泥而不染”,其实是对教师的苛求。其实,教师们不是没有提供“正能量”。比如,南京某幼儿园的教师在教师节前夕,主动向所有家长发短信强调不收礼。但是,只靠局部的道德自觉解决这一困境并不现实。破除“囚徒困境”,不妨学新加坡做法,明确教师可以收受学生礼物的价值金额。在范围内,理当允许家长、学生和教师之间的礼尚往来。这样增进了彼此的信任,也不至于各方因为红包而纠结。(本报特约评论员 刘志权)。

振华学校是一所专门接纳农民工子女就读的学校,位于南宁市长堽路四里。这所学校成立于1995年,当时是5位爱心人士建起来的。陆校长告诉记者:“18年来,学校一直努力改进办学条件,常常对家庭困难的学生给予学杂费的减免或缓交,尽力做到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学校也因此欠债15万余元。”陆校长说,因为教学运营陷入困境,为了减少负担维持办学,学校曾一度暂停了初中部的招生,给农民工子女的再教育造成了不便。振华学校位于城中村。要不是学校大门口的“振华学校”几个大字,很难分得出这就是学校,因为学校的楼房跟附近的居民楼没啥两样。

灵感来自于老师的三句评语这份爆红的作业,实际上是一份课后作业,这门课是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冬学期的《大众传媒策划案例》。“中国困境儿童关注日已经发起4年,但鲜有人知。老师让我们自己组队,设计一份策划作业,然后交给市场检验。”“脑洞大开小组”组长李玲说,任课老师徐敏也是自己的导师,在秋学期末就预告她着手准备了。开课前,李玲先后交出了3份策划。第一份以《你可能不知道的双十二》为题,用双十二血拼的图和文字作引子,引出困境儿童关注日的含义、由来和历年主题。

孩子在外漂泊染上偷窃恶习,老师家中的钱财不止一次被盗,但这位老师还是坚持将孩子留了下来。后来,老大、老二分别在中考和小升初时考取了全校第一。一名农村老人带着3个儿子去湖南打工,大儿子和二儿子因救落水者相继去世,老人带着两坛骨灰和两万元抚恤金回到了家乡。儿媳改嫁后,年迈的他带着两个孙子艰难度日。一年春节前夕,张瀚时走访慰问困难户,问老人还需要哪些帮扶。这位识不了几个字的农民不提家中窘境,只说,“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村民的饮用水也还是个事儿”。

芒场 子之源 正端

上一篇: 重庆师范大学教育学专硕参考书目

下一篇: 中南民族大学教育学考研复试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3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