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关于废除中小学教辅发行


 发布时间:2021-05-12 04:05:09

教辅类报刊要严格按照批准的业务范围出版,非教辅类报刊一律不得超越业务范围刊登教辅内容。要严格规范出版发行单位对外合作行为,严禁任何形式的买卖书号、买卖刊号、买卖版号和一号多用等违法违规行为。二是要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印刷复制管理。中小学教辅材料应优先选择经国家认定的绿色出版物

张庆和大为不解,心想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看到张庆和面露疑惑,高成章正色说:“不理解是吧,我们老师的补课费怎么出?福利待遇怎么出?其他公务开支怎么出?让你咋办你就咋办,不行我们就换其他供应商。”张庆和哪敢得罪,当即表态“校长指东我绝不往西”。价格谈定后,高成章让张庆和将样书送给教务主任,由他将样书分发到年级主任再到备课组长,由备课组长组织本组老师挑选,最后把挑选中的资料报给书商张庆和。合同签订后,张庆和把资料发给学校,学校收货后即按约定的六折结账,张庆和再把三折书款以现金方式返到该校财务上。

教辅读物的确满足了中小学教学需求,涌现了一批如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黄冈中学等单位编写的品牌教辅,形成了一些社会认可的品牌,弥补了学校教学质量不高的缺陷,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发行环节的巨大利益,让各利益集团卷入教辅市场并滋生腐败,不仅损害了学生和家长的利益,也损害了出版行业和教育行业的形象,导致过多过滥,甚至出现数量和质量上的混乱和恶性竞争,影响了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造成一定程度的腐败问题。这种现象在日本、韩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同样如此。

“生意精”高中卖教辅赚了3万 上大学又瞅准培训市场大三学生开家教中心两年营业额80万暑假里,湖北工业大学电子商务专业大三男生杜振枝一直都在自己位于南湖花园的家教培训中心里忙活。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创业到现在,这个只有100平方米的培训中心已经给他带来了80多万元的营业额。目前,杜振枝又和同伴们开始筹划着在中南路和水果湖开分店,准备把业务扩展开来。高中就成“生意精”学费全部自己赚早在高中时期,杜振枝就展现出了与同学不一样的生意头脑:瞅准了高中教辅资料市场。

根据2012年10月由广东省教育厅等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全省中小学教辅材料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省中小学教辅材料评议委员会负责对进入本省中小学校的教辅材料进行评议,并列入《广东省中小学教辅材料推荐公告目录》(以下简称《目录》),推荐给学校供学生选用,而凡未列入《目录》的教辅材料,一律不得推荐使用。具体到各学校,每一门科目只能从中选定一种教辅材料,那么,哪一种教辅材料能够最终获得“青睐”则成为问题的关键。

这个三维目标就特别强调“学习的过程体验”。新课程的理念,摆脱了缺乏人文精神教育理论和思想的束缚,倡导师生在课堂中自主开发开课程资源,让学生在课堂中尽情的感悟与体验,让师生的生命在课堂中律动。笔者相信,随着新课程改革的的深入推进,只要广大教师能够站在“为学生终生发展奠基”的的高度去思考我们的教育,并且能够引导我们的学生选择最基础的、少而精的练习题集作参考,把教材知识系统化和典型问题的总结提升的任务交给学生自己去完成,那么,我们的基础教育就能够兴利除弊,泛滥的教辅资料对于我们的基础教育所带来的危害将逐步得到消解。(作者系四川省绵阳南山中学校长) 吴明禹。

那么他们置国家有关部门的“三令五申”于不顾,坚持违规推销教辅材料的动机又是什么呢?经过记者的层层调查,隐藏在教辅乱象背后的利益链条浮出了水面。解说:一套教辅材料通过统一征订卖到学生手里至少要经过四个环节。以安徽省滁州市为例,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是编写者,然后由出版社出书,再通过新华书店发行进入学校,学校组织征订,最后教辅材料卖到学生手中。在统一征订的整个过程中,首先教辅编写者可以获得版税。记者:省教科院参与编写的话,一般拿这个版税能拿几个点呢?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负责人:那是商业机密。

夫妇 熊本 幸开

上一篇: 教育心理学张大均第二版电子版

下一篇: 教育心理学张大均 PPT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8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