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学校教辅人员配备标准


 发布时间:2021-05-16 11:26:23

“编辑部都有创收压力,遇到质量实在太差的,一般也会让对方凑合去改,这样运作出来的教辅读物肯定缺乏知识的系统性,存在堆砌、雷同。”程女士说。“渠道为王”的低门槛运作“我们这里都是针对海淀区的学校用书,一般都是学校拿,个人能拿多少啊?”在北京市海淀图书城,一个二级批发商对记者的个人购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学生们沉睡了一个寒假的书包又鼓起来了,里面装的除了课本,还有各科教辅书。在此之前,各大书店教辅书专柜也已热闹了好几天。教辅书,这个应试时代的衍生品,一直是学生沉重的负担,它束缚的不仅是青少年的时间,还有本应飞翔的想象力力。教辅书何时能不再满天飞?这只是一个表面问题,它的背后,指向的是深层次教改话题。家长热衷不买就怕吃亏开学了,按老师的推荐购买教辅书,几乎是每个家长的必修课。来到书店教辅专柜前,各类“宝典”“精选”教辅书令人眼花缭乱,翻翻哪一本,都觉得挺有用,难免顺便多买两本,期待能让孩子的考试成绩提高几分。

在市内的购书中心、新华书店等大型书店中,教辅书都以原价出售,定价一般在20元—50元不等。但在一些小书店中,零售则一律8折,如果是批发还可以打5—6.5折。记者在教辅书招商网站上看到,更有公司对多个系列的教辅书打出了最低1.7折,最高2.3折的“惊人”折扣。“贵不贵倒不是最要紧的,最怕的是买了劣质书,出现各种错答案和重页。”读高一的小彭记得,去年买了一本盗版的“英语同步阅读”,竟然有二十页与前面完全重复,答案也错漏百出。

“状元笔记”、“尖子生学案”、“北大绿卡”、“倍速学习法”等“犀利”的书名着实让人为之一振,不少教辅书还以“名师”“名校”作卖点;有的更以“一用就增分的经典素材”“9小时将高考要点一网打尽,确保多得20分”等口号做广告。对于这些看上去颇为“权威”的教辅书,家长和学生们都坦言会“多看几眼”:“虽然这些书名和宣传口号看上去有点可笑,我们也不会当真,但它们或多或少还是会影响我们选书时的心态”。一位家长如是说。记者在采访时还发现,教辅书籍的售价存在很大的“水分”。

即使安装监控设备,工作人员也不能时刻盯着监控看。不仅新华书店,我市其他书店也有类似事件发生,一般集中在新学期开始前及学期末总复习阶段。一些书店工作人员透露,有的家长或学生来书店用手机或照相机“照答案”,他们都没强行制止。“毕竟不是偷答案,可以理解。”教育书店一位工作人员说。黑龙江大学教授郝春东认为,“撕答案”已构成变相偷窃,这种行为不可取。但“撕答案”根源在于教师不提供正确答案,解决问题的根本还是要让学校改变教育辅导行为。记者随后联系市教委基教处,工作人员表示,教师不发辅导书答案页的初衷是希望学生能独立完成相关练习,但实际操作中出现问题。可以考虑在发放教辅材料初期让家长保管答案页,会有效减少家长到书店撕答案现象发生。教育主管部门将立即督促各中小学校科学使用辅导材料。

发行潜规则成利益链各路教辅资料供应商为了抢占销售渠道和份额,处心积虑通过各种办法打通某些教育行政部门领导、学校领导或科任教师的关系,把教辅销售到学生手中。教辅发行中的“潜规则”,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环节的利益链。史贻云建议教辅资料应建市场准入制度。教辅资料审批机构通过调研,出台相关行业规定或标准,对教辅资料建立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教育行政部门和出版监管部门要像管理教材出版那样管理教辅资料的出版和发行,切实担负起监管的责任。

同时,检查本省(区、市)出版物印刷单位印前备案情况、印刷手续规范性情况,以及是否存在侵权盗版、违法盗印等问题。价格专项检查将重点检查评议公告中小学教辅材料确认价格的执行情况,包括是否存在降低用纸规格、减少印张数量、降低印装标准等变相提高价格的行为,是否存在虚报印张数、印色数、克重等行为;检查评议公告外的中小学教辅材料出版发行单位的价格行为的合法合规性,包括起定价是否符合《价格法》的有关规定、是否存在高定价低折扣等不正当价格行为。

杜振枝说,除了转卖业务,他还在春节期间卖过春联,暑假开过补习班,高中毕业,他就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大学开办培训中心两年营收80万大一下学期开学,闲不住的杜振枝跟同学合伙干起了家教中介。每天都辗转于湖工大、武汉理工大等周边校园里发传单、贴海报。一个学期下来,算上车马费、打印传单和海报的费用,他们才刚好保本。由于业务往来频繁,杜振枝跟学生家长熟了起来。十几名学生家长主动提出让杜振枝和他的几个同学直接来教自己的孩子。

双鹿 刘勤章 承尚

上一篇: 宜宾教育信息化指导中心文秘工资

下一篇: 疫情期间教育培训机构房租免租期限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