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关于中小学教辅管理办法


 发布时间:2021-05-07 15:39:07

流通:盗版猖獗,公然违规据记者调查,目前教辅书的侵权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公开盗版”,不法书商利用现代扫描技术,直接盗版印刷,然后以极低的价格流入市场;二是“隐秘盗版”,这本书抄几章、那本书抄几页,就拼成自己的书,可谓“天下教辅一大抄,就看会抄不会抄”;三是“终极盗版”,有些学校

其实,这种“被自愿”行为的幕后推手正是教育管理部门。对一些地方的教育主管部门而言,教辅材料无疑是一块“唐僧肉”。据统计,近几年全国教材和教辅的出版产值达500多亿元。产值达500多亿元的教材和教辅市场,对谁都是一个诱惑。为了分一杯羹,相关部门和人员容易置国家严令于不顾,违规操作。署名椿桦的博客文章指出,摊派教辅书这种事儿,说起来当属陈年烂谷的往事。不同的是,现在摊派的手法有所创新,譬如,教育管理部门及其学校都反复强调,认购教辅书,纯属自愿。

借教辅生财者触犯法律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中的国家工作人员,在教材、教具、校服或者其他物品的采购等活动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销售方财物,或者非法收受销售方财物,为销售方谋取利益,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的规定,以受贿罪定罪处罚。”“学校领导干部和教师要加强自身职业道德教育,自觉纠正和抵制乱收费行为。

对于所购买的教辅书籍是否够用,许多同学都表示,他们买的书根本做不完。云大附中的马同学打开上学期学校所订的书后,记者发现许多题目都没有做,甚至有的一本40多页的书只做了几题。许多同学都表示,虽然没有时间做完自己购买的教辅,但是依然会去购买。因为其他同学都买,自己买了才感觉心里塌实。升学后可以将这些书籍送给下一届的同学或者留着当作纪念,并不觉得有什么浪费的。据书商介绍,春节过后教辅书的销售量比上周上涨了至少三成。家长:花钱在所不惜在购买辅导书的人群中,除了学生以外,很多都是家长。

每项竞赛的参赛人数不得超过全市参赛年级总人数的千分之五,区级参加选拔的人数不超过本区参赛年级总人数的3%。每项竞赛的获奖面必须控制在市级参赛人数的15%以内。【处罚】 凡是未经市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的竞赛,各学校一律不得组织宣传、不得组织学生参赛、不得租借场地或教室、不得以任何名义参与其中。关于教辅材料【规定】 教辅资料必须公开征订,严禁教师个人以任何形式强迫学生购买教辅资料,严禁教师向学生推销教辅资料。初中和高中非毕业年级的教辅资料,每生不得超过一科一本,初三和高三年级不得超过一科一本一卷。【处罚】 对违规滥用教辅资料的学校,将扣除教学质量奖的相关分值,情节严重且造成恶劣影响的将追究学校一把手的责任。凡有群众举报,监察科必将进行调查,对查核属实的,给予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记者 翁晓波通讯员 祝正洲)。

针对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和中小学教辅材料散滥问题,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日前在择校和教辅“两项治理”专项检查汇报会上指出,经过治理,择校和教辅材料散滥问题得到一定程度治理,但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要继续深化治理工作。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要求,下一步,要将省会城市、大城市的优质名校作为治理重点,重点抓好优质高中招生指标分配、义务教育教师交流、集团化办学等关键环节,完善招生入学政策。要不断完善教辅材料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教辅材料评议推荐办法,巩固教辅材料治理成果。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王立英在会议上强调,对于确属存在历史因素和特殊原因,难以一步到位的,要督促地方明确解决问题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有步骤、按计划,一步一个脚印将整改落到实处。

“现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不用交了,可是这么多辅导资料,真让人有点受不了。”小张的父亲告诉记者,自己在外打工,收入并不高。而现在孩子平均一个学期下来,花在教辅资料上的钱就有200多元。“家里再困难,别的钱可以省,但孩子教育上的钱,谁敢省啊?只要能提高学习成绩就中。”像小张一样,周口一中从初一到初三24个班级近1500名学生,这学期不同程度地花了200多元钱集体购买了老师“推荐”的教辅资料。在河南,教辅泛滥并不只是在周口一中一家。

教辅书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广铁一中负责教研工作的陈老师表示,学生适当做课外教辅书对学习还是有用的,可以进一步巩固知识,扩大视野。但做课外教辅书并不是多多益善,做质量不好的课外教辅书不仅无益,反而浪费时间,甚至会形成误导。因此选好教辅书是关键。“课外教辅书只是对教材的补充,不能认为教辅书可以代替教科书,更不能因为有了教辅书而丢了教科书。”执信中学的刘老师强调,教科书才是根本,教辅书只是辅助,中考高考的出题,都是源于教材。“曾有学生一本教辅书都不用,同样也考得了高分,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所以在教辅书上,我觉得应该选择精而好的一两本,认真用好就可以了。”他提醒学生们,教材和课堂才是根本,根本不能丢,课堂和教材弄懂了,课后便可少花很多时间和精力。(记者 毕嘉琪 实习生 卞德龙 刘红弟)。

又是一年毕业季,据媒体报道,收垃圾的师傅最近非常忙,考完中考、高考的孩子,清理出的大量教辅书令人直叹浪费。与此同时,大批新生的涌入,也使教辅书市场迅速升温。集“爱恨情仇”于一身的教辅书,再次成为被关注的焦点。时至今日,如果学生书包里只有课本而没有教辅书,那几乎不可想象。不久前,有媒体测试高三毕业生复习资料的数量,累积起来的高度竟然超过姚明,其中教辅书“居功至伟”。虽然教育部门连年强调“严禁搭售教辅材料以及强迫学生购买教辅材料”,虽然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曾表示“如果严格执行规范教辅书市场的措施,市面上90%的教辅书都可以不被保留”,但教辅书从不曾远离学生的书包。

什么《教材详解》、《教材精要》等等竟然将教材中的大小例题、练习题的答案完整的呈现给学生。在这样的现状下,不仅老师可以省去为学生解答疑难的“麻烦 ”,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每做一个习题就核对一次答案的正误,甚至还有依赖教辅资料的提示“按图索骥”的。这些学生自认为自己是“弄懂”了的,当然就没有再向老师“质疑、问难”的必要了。可以这样说,当今的有相当多的中小学师生甚至于教育专家都已经对教辅资料产生了依赖性,包括重要的统考命题甚至于高考命题好像都难以摆脱教辅资料的影响。

张炎教 建设工程 淳化

上一篇: 家长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心得体会

下一篇: 2017年教育信息化会议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0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