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教育观念是怎么样的


 发布时间:2021-05-16 10:09:28

很多老师开口便是概念化、公式化的标准答案,所说的鲁迅是僵化的、不可爱的鲁迅,其实“鲁迅背后的复杂性最是生动”。事实上,鲁迅本人是一个极其丰富的人,他也有自己的毛病,他总在不断批判他人的同时反思自己,是一个在动态进程中始终保持开放姿态的斗士。尽管囿于当时的舆论环境,鲁迅常用象征性手

“很多学生认为鲁迅的作品晦涩难懂,但是作为语文老师,应该在如何让学生接受他的作品上下工夫。”胡明道认为,其实通过一些教案的设计,完全可以让学生感到鲁迅的作品就在自己身边。育才高中语文老师胡斌说,高中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应该保持一定的比例,而不能一味迎合学生们的口味。如果“生涩难懂”就应该删除,语文该教学生什么内容呢?武汉十四中高二(4)班学生余亚蕾认为,被删减的作品很经典,尽管一些同学读来不能完全理解,但这些作品对培养当代年轻人的社会责任感和民主意识有着重要作用。“可以根据需要调整鲁迅的作品篇目,但是数量不能减少。”武汉市关山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胡象光认为,语文教学除了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还要引导他们了解中国的文化,了解“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精神,提高自身综合素质。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本报记者李樵。

“鲁迅的这篇文章是第三单元的重要文章,需要重点解读。”该班语文老师谢守军告诉记者,他已经有25年的教龄,他对鲁迅的文章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没有听说语文教材改版的事情。“初二至初四都发语文课本了,都没有很大的变化。”陈毅中学教导处老师陈先锋曾经获得全国鲁迅作品教学评选活动的金奖,他说,此次修订主要针对人教版的教材,由于莱芜市采用“五四制”义务教育,基本上采用鲁教版教材,教材内容没有改变。谢守军介绍,他们学校语文教材中鲁迅的文章有《风筝》《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社戏》《中国人失去自信力吗》《孔乙己》等七八篇文章,都是比较经典的作品,初中生平均每学期能读一篇鲁迅的文章。

可是,功利主义的态度与“去政治”、“西方优势地位本质化”等等有何种逻辑联系?甚至,到底是否存在一种“去政治”、“西方优势地位本质化”、“一时的社会秩序和世界秩序永恒化”等等为特征的“当今流行的世界观”?如果功利主义盛行,又能有什么世界观呢?题外话,鲁迅建构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努力,仍然是西方价值为参照系的,就看是全盘照搬还是拿来主义。以上论述,只想说明作者的论述立错了靶子,其一,这种所谓的“流行的世界观”,有点让人不知所以,有点像虚置的靶子;其二,即便这个靶子成立,从以西方价值为参照系的世界观,到去价值化的功利主义,其间并无“衍生”的逻辑。教材删减鲁迅篇幅,唯独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即鲁迅曾经作为意识形态教育所倚重的作家,如今已经回归其文学身份。所以,我以为用“去意识形态化”比“去政治” 倒更为贴切一些。至于一个时代对鲁迅的态度,到底体现了何种主流观念,我以为倒不如从如今的文学史书写中去找答案。基础教育的语文教材,不再承担意识形态灌输的功能之后,不过是更偏重语言文字本身而已。□ 肖 畅(武汉 媒体人)。

而关于删减鲁迅作品的最新消息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向媒体表示,新近并无大幅削减鲁迅在中学课本中分量的计划,只是几年前在修订新课标教材时有所调整,增加了选文范围,但并没有削弱鲁迅的意思。鲁迅作品仍在中学课本中占重要位置。还是在第四届鲁迅论坛上,有位语文教师勇敢地自我反省:“我没有把《鲁迅全集》看完,甚至二分之一也不到,我们对鲁迅的理解有时也存在着浅读、偏读、误读,导致我们自己把作品讲得让学生害怕。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我们自己把鲁迅读懂。”鲁迅作品是不是经典?这一点,在数十年来几代人千淘万漉后的今天,当毫无存疑。但超越了时空间隔的鲁迅作品该如何教与读,或许才是当下亟待反思并矫正的。文/林环。

仅就鲁迅文章在中学课本“进进出出”这一个话题,就热闹了好多年。近日,据湖北某媒体报道,今年秋天开学时,当地高一新生将不会在课本中读到鲁迅的《药》和《为了忘却的记念》。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络热议,媒体跟进。据了解,其实早自2004年开始,许多省的高中语文课本就减少了鲁迅作品的数量。有记者致电人民教育出版社求证此事时,该社中学语文编辑室韩老师表示,5年前他们就对中学语文课本选录篇目进行了调整,鲁迅的作品在高中课本中略有减少。

以中国之大、人才之众,应该不缺乏文学翻译的种子,缺乏的也许是发现的眼睛。虽说翻译的种子或许更适宜在寂寞的环境中寂寞地生长,排除干扰是必要的,但究竟也不能少了扶持而任其自生自灭。既然文学翻译承担着中外文化交流的重大使命,其价值自不待言,则文学翻译的薪酬,又有什么理由沿袭二十年前的标准?既然文学翻译有利于增强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那么国家力量在其间又发挥了多大作用?唐代高僧玄奘能成就其译经伟业,固然与个人的努力密不可分,但若没有国家力量的持续支持同样是无法想象的。有人不愿坐文学翻译的冷板凳,怎样埋怨也没有用;但如果发现有人愿坐,也坐得住,就不应该让他就那么一直冷下去。

近几年,一些出版机构将民国国文课本拿出来售卖,得到部分追捧。许多人惊叹于民国老课本对于传统文化的诠释与对生活的融汇。这一股民国课本热其实正是回应了人们内心深处对传统中国文化的亲近。近年来,新儒家思潮抬头,也是基于社会的这种心态回流。某种程度上,当下中国正处于众声喧哗的年代。在所有的教材中,唯有语文课本以它选入的文章反映了这种众声喧哗。所以,语文教材将会长期成为争论的重点。如果说语文课本对鲁迅的敏感和民国老课本的流行反映了整个社会思想史观的意见分歧,那么对金庸和周杰伦的非议则反映了精英主义文化对流行文化的缓慢接受度。

事实上,很多教师连对特定历史真相与细节进行真实还原的能力都没有,又怎能指望他们将鲁迅文章融入到现代公民社会的政治与文化秩序中,来向学生传递与移植这个时代最需要的精神给养呢?太多调查表明,现在教师普遍存在心理问题,敏感、脆弱、紧张、压抑。太多经验告诉我,教师群体真是批评不得,哪怕再善意。其实,教育体制不公、教师待遇较差,这些绝不应成为教师面对所有问题的不变挡箭牌,绝不意味着对教师自身素质能力就不应高要求。我真的觉得,学生抛弃鲁迅作品,与教师素质大有关系。如果你不相信,就到中学校园里去听听,那些语文教师到底是怎样讲鲁迅作品的。作者:单士兵。

信雨 灵曦 施耐德

上一篇: 新闻传播学可以调剂到教育学吗

下一篇: 交通安全法制教育培训新闻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3.39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