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北京鲁迅中学德育心得体会


 发布时间:2021-05-16 09:48:11

新教材增加梁实秋、戴望舒、霍金等作品,鲁迅作品有所减少梁实秋作品《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入选新版语文教材,鲁迅作品由原来的5篇减少为3篇……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语文教材的“变脸”,引发了各界热议。与老教材不同的是,新教材中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最新收入篇目包括梁实秋的《记梁任公先

“我们不一定非要让孩子学习那些生涩难懂的文章。”就连鲁迅先生身前自己也曾说过:“中国书籍虽然缺乏,给小孩子看的书虽然尤其缺乏,但万想不到会轮到我的《呐喊》。”“如果一开始就接触那些革命性的文章,很可能引起现在孩子的反感,相反的就能让他们更容易接受鲁迅作品了,首先要找到其中的平衡点。”王铁仙教授认为,“部分学生疏远鲁迅,主要是因为时代的隔膜,鲁迅先生所面对的,是一个政治黑暗的时代,他需要同种种黑暗势力作斗争;今天的时代则较为宽松和谐。因此,青年人可能无法体会先生作品中的价值。面对鲁迅那些深刻而沉重的思想,我们是无法回避的,关键是如何处理。”。

我常以为,一个人如果没有相应的学养,哪怕外语学得再好,也不要去做相关文字翻译工作,免得误人子弟。看现在一些移译的学术著作,每每不知所云,难以卒读,几乎要使读者怀疑自己的智商。其实,未必是外国人写得不通,也未必是读者水平不够,很可能是作为沟通二者之桥梁的翻译者,在以其昏昏使人更昏昏。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跨越语言障碍,更不是所有人都能跨越所有语言障碍,因此,专业的翻译,特别是文学和学术翻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文明交流不可或缺的一环。

就像现在消失的《风筝》一样,这种改变引起轩然大波和激烈讨论,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情?首先,改变一种长年的旧习惯,本身并不是坏事。如果你只有一种固定的思维和选择,那一定不会是一个好选择。鲁迅是优秀,但不是唯一的优秀。鲁迅是优秀,但不代表他篇篇文章都是最好的作品。即使鲁迅文章篇篇都好,也不代表它一定是最适合现阶段中学生们学习的。事实上,在选经典文章进教材问题上,谁也不知道,究竟哪种选择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总得不断进行试验和尝试,不试验,怎么证明哪种方案才是现阶段最成熟的?一刀切要求永远不能动教材里的鲁迅文,其实已经等于拒绝新事物,可能会令我们失去更多美好的东西,比如丰富性。

今天再来说鲁迅的“退出”,似乎已经不新鲜了——一周之前,因为一篇《风筝》的“退出”教材,“鲁迅风波”再掀轩然。其言凿凿,说鲁迅从未“退出”教材,至今还独占鳌头首位;拍手相庆,论鲁迅“早该退出”,“早该下课”,不能让他“贻害下代”。到了今天呢?风波又已过去,争论也已平息,鲁迅“退出”与否的问题,又将如天上的白云,一飘就过去啦。但是一个鲁迅,其实从未“退出”我们的生活,“鲁迅问题”,每隔几年就要热门一次。十年之前,关于“老石头”、“老顽固”甚至“偏执狂”的骂声,我们还没有忘记;五年之前,关于内山完造、关于“卢布”,上世纪30年代文化特工制造的流言又卷土重来,甚至关于八道湾羽太信子的蜚短流长,那些早已破产的老调,竟也一再地重弹。

“这样的文章可以适当后移到高中阶段。”观点二:没有鲁迅,是教材的缺陷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但上海市第十中学副校长任其斌认为,不能因为鲁迅作品的深刻性而不让学生接触。“鲁迅对民族性的认识非常深刻,他的作品在初中语文教材中不出现或者不够多,都是一种缺陷。”任其斌说,“对于鲁迅作品的推介,教材编写上可以给学生一个循序渐进的熟悉过程。”“网上流传《风筝》是鲁迅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人教版教材所保留的最后一篇文章,如果情况属实,这次教材修订之后,鲁迅作品就全军覆没了。

教育者:广东版不会减少其作品“广东版的新学期高中语文课本中鲁迅作品的篇目不会减少。”佛山市教育局教研室语文科目教研员林复洋表示,由于佛山市使用的是广东版的高中语文教材,因此鲁迅的作品并不会像家长和学生们所疑虑的那样,被“剔出中学课本”。学生称作品难懂老师有责任“鲁迅的作品是否晦涩?学生觉得难不难?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看语文老师如何去诱导和帮助学生怎么去理解,这是语文老师的责任。”林复洋认为,学生反映鲁迅作品难度其实错不在于作品本身,在现代高中生读鲁迅的作品依然有深厚的意义。“我们说鲁迅的作品是不会过时的,常读常新,因为鲁迅的作品有自己的生命力。”林复洋表示,高中生学习鲁迅的作品主要有两个意义,一是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在读过鲁迅的作品中学到的阅读能力可以迁移到其他阅读材料,而最重要的是,学习鲁迅作品可以帮助学生了解鲁迅当时所处的社会特征。“例如中国人的阿Q精神。”林复洋说。(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片。记者 陈昕宇)。

对翻译不怀抱理想的人,一定受不了青灯黄卷的寂寞,也一定禁不住物质生活的诱惑。日本近代杰出思想家福泽谕吉说,人们可以一面碾米一面求学,人的食物,并不限于西餐,吃麦饭,喝豆酱汤,也是可以学习文明事物的。他又认为,与其很早就挣钱使用以求小康,却不如勤学节约以待大成,这样学问亦可期渊博。福泽谕吉的劝学思想,同样适用于文学翻译事业。但现在看上去,似乎是谋生的现实,往往扑灭了文学翻译的理想。如此一来,外语之用就将以工具性价值始,且将以工具性价值终,难以为文化增值。

而对这个问题,又向来是众说纷纭,各有各的理。此前,关于鲁迅文章从中小学生语文课本“大撤退”的话题就曾引发全民大讨论,有人说鲁迅文章晦涩难懂,不适合中小学生阅读,该删,有人则说当下中国正缺鲁迅精神,鲁迅文章不能删,谁能说服得了谁?关于此次古诗被删,其实也是同样道理。甚至可以说,由于小学教材中的文章本就十分有限,无论删减哪部分都会遭到不同意见。由此而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虽然大家都认同教材减负,但减什么都成了“负能量”,永远也无法形成人人满意的局面,教改如何进行下去?删除几首古诗,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域文 航威 囚犯

上一篇: 教育性质研究的类型有哪些方面

下一篇: 少年宫艺术早期教育中心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经心学习网 版权所有 0.08465